咨询电话:13418767473 微信同号

行业新闻

上海崇明岛“生态游”和“农家乐”疯狂吸引游客

被誉为“太平洋西岸唯一一块净土”的崇明岛,历来以“水清、土净、空气清新”著称,纯朴得让都市人心驰神往。


一桥飞架。上海长江隧桥的建成通车,使陈家镇成为崇明发展的最前沿,高举着“生态游”和“农家乐”主题的旅游旗帜吸引大量沪上游客蜂拥而至。


于是,小岛“疯狂”了:2008年,崇明接待游客仅112万人次,旅游直接收入2.73亿元。世博会那年,接待旅游人数翻四倍,突破432万人次。即使是到了“三年之痒”的2012年,接待旅游人数也稳定在368万人次,旅游直接收入6.25亿元。


然而,慕名而去的游客大多留有遗憾:景色单一,路途拥堵。和其他城市的旅游风景区相比,崇明岛旅游虽已开发数年,似乎仍是一片不毛之地。


是游客的期望太高,还是绿岛的旅游开发滞缓?亦或是游客对“海上后花园”的认识是一场美丽的误会?


游客感受


知青游崇明:故地重游回忆青春


今年端午节,59岁的张琴带着儿子和孙女,再次来到崇明岛旅游。去前卫村农家乐,到森林公园氧吧呼吸新鲜空气,再往瀛东村住一晚,祖孙三代的节日过得好不惬意。


张琴说,自从长江遂桥通车后,去崇明基本上一年一回。之所以如此钟情崇明,源于她年轻时在崇明的插队经历。


1969年,她被分配到崇明跃进农场,在那里度过了她伤感而美好的青春。她告诉记者,从地图上看,崇明岛离上海近在咫尺,但那时候,所有人去崇明都感觉是一趟长途旅行。从十六铺码头上船,轮船沿黄浦江缓行,出了吴淞口,穿越辽阔的长江口,经过横沙岛、长兴岛,当天水之间出现一线绿色时,就来到了另一个世界。


那时,从上海市区去崇明,至少要半天时间。如果遇到台风,轮船航班被取消,隔水相望的人们只能站在岸边焦灼地等待……后来,改到吴淞码头坐船,从火车站坐51路公交车一路颠簸到吴淞口,下车还得提着沉重的脸盆水壶行李走很长的路到江边码头,等上船时已是筋疲力尽,而水上的航程才刚刚开始。再后来,从宝杨路码头搭船去崇明,快船只要开半个多小时,但陆岛之间隔着波澜不惊的江水,水陆交通给人感觉依旧很不方便。 “插队时就想,如果陆地和崇明岛能连通起来,有汽车直通该多好。但总觉得这是梦想,怎么可能呢? ”


因此,当3年前长江遂桥通车的消息一出,近30年没去崇明的张琴便迫不及待地报名参加街道组织的老年旅游团——50元一天游崇明。 “30多年没去了,真想看看现在的崇明是什么样的。 ”她清晰地记得,那天参加老年团的,不是在崇明插过队的,就是有家里亲人去崇明插队的。 “有趣的是,大巴上还有一对猫在角落里的年轻人,说自己的父亲当年也是去崇明插队的,如今出国了,就带着女朋友一起,替父亲去看看崇明的变化,体验一下当年父亲插队的地方。”借着这个小伙子的话题,一车的老年人议论开了,纷纷回忆起自己当年的青春岁月。


在那个火红的年代,22万上海知青来到崇明的8个国营农场,露宿荒滩,围垦造田。那时的崇明,如同“西伯利亚”和“北大荒”,条件极为艰苦。 60年代,知青开始围垦,但崇明的地质是咸水和淡水相交汇,种什么植物都不长,只能大规模栽种水杉,然后栽种一批可降低土壤中盐分含量的农作物,再林粮间作,逐步改善土壤结构。


说起在崇明的开荒岁月,张琴心中无限感慨,当时大部分人认为自己的青春使命就是建造崇明。 “当时所有人都插过秧,开过河,筑过大坝。当时粮食和副食品短缺,当地吃的粮食多为玉米、麦片、山芋,肉几乎吃不到,蔬菜供给也紧张,只有咸菜、萝卜干和酱瓜,不少人得了浮肿病。经过十几年围垦,芦苇荡变成了水稻田,还建造了百里长堤。闲暇时光,在滩涂上捉螃蟹,在金色的芦苇荡捉迷藏,在雨后的山坡上挑苋菜,现在想来也是难得的野趣。 ”


第一次旅游,张琴特地去了东平国家森林公园看“知青墙”,上面刻着的“青春无悔”四个大字遒劲有力。它承载起崇明知青对那一段岁月的纪念,很多老知青来此寻根,就愣在了墙下不说话了。 “一堵墙,把22万人的青春写尽了。 ”


之后,张琴多次自驾游去崇明。沿着北沿公路,横穿整个崇明岛,从东滩开始,穿过前哨农场、好几个乡镇,再穿过前进农场、长江农场、东风农场、红星农场、新海农场,最后到达最西头的跃进农场。不熟悉崇明岛的游客都去陈海高速,其实在北沿公路开车,欣赏几十公里的绿色树廊,是一件美事。 “在宽阔的马路上疾驰,两边挺拔的树木列队迎候,绿荫遮挡的天空若隐若现。我一眼就能认出,那是当年插队知青们种下的树苗,如今已长成合抱之木……远处一边是大片开阔的田地,时不时可看到白山羊低头吃草;另一边是一望无垠的湿地,紧密的芦苇荡在风中摇曳,芦花如霜,鸥鹭争鸣,水中一群鸭子划出长长的涟漪,一扫日积心中的尘虑……越往西,城市的印迹渐渐褪去。西边尽头,田间散落着几幢低矮的农场知青旧宿舍,孩子们在打谷场上嬉戏,小鸡们撒脚奔跑。极少数留下的知青成了‘地主’,承包一片地,招一些安徽人务农,过着‘世外桃源’般的惬意生活。无法想象,在上海超大城市的旁边,还有如此纯粹的乡野,放飞心情的绝佳去处。 ”


白领游崇明:路途太堵景色单一


“崇明岛疯狂了!但疯狂背后却不尽如人意。 ”年轻白领胡先生对自己几次崇明游的经历颇感失望。


“到了崇明我就傻了。东滩湿地门口挤满大巴,遍地游客,只见人头不见风景,还有满地的果皮纸屑以及散兵游勇式的土特产推销。游玩方面,长江大桥的壮丽和陈家镇站周围环境的荒凉形成鲜明对比。去东滩湿地公园,花了80元门票,既没游船,也没景色,除了芦苇荡就是杂草,大量重复的景象很快产生审美疲劳。同行的很多人说,性价比太低,只来这一次,下次再也不来了。 ”


很多来崇明的游客都不忘带一些绿色农家菜和土特产回家,但面对蜂拥而至的游客,岛上的买卖变了味儿。打着崇明旗号的“土特产”滥竽充数,有些甚至连质量都得不到保证。 “拿最火的崇明糕来说,有的店家为了加快生产速度,省去了一些费时的流程,质量大不如前。陈家镇路边,到处都是叫卖的小商贩,崇明老白酒、茶叶蛋、酱瓜、花菜、醉蟹……卖什么的都有,价格也不便宜。耳旁充斥着双方的讨价还价声,就像到了菜市场,一点旅游的感觉都没有。 ”


隧桥开通以来,前卫村“农家乐”旅游项目火爆。那里鸡是放养的,虾是刚捞的,菜是现摘的,食来特别鲜美,许多人边吃边赞“自然好”。然而冲着农家乐而去的游客,有时也会失望而归。 “虽然前卫村家家户户搞餐饮,但黄金周的客房很难预订到。旅游大巴经常排到一公里外,有时游客连饭也吃不到,饿慌了只能啃几根煮玉米。 ”胡先生说,“以为名气那么响的前卫村农家乐会有特别的风情,去了才发现,那里只是吃些新鲜农家菜,体验一下当地的居住,除了东西贵,真没什么特别的,与我去过的国外特色小镇的农家休闲游不能比。 ”

专家游崇明:生态游客绝妙感受


“先横跨两桥到江苏启东,再在崇明岛上纵横驰骋。回程,沐浴着夕阳经过长江遂桥感觉好极了……为此,我决意再次上岛……”在老庄微博游记中,庄志民写下了自驾崇明游的绝妙感受。


作为旅游学教授,又是一名资深驴友,庄志民用其专业的眼光评价崇明的旅游。他告诉记者,目前的崇明“生态游”,其实是徒戴了一顶“生态”的帽子。 “花45元上岛一日游,留下一路喧闹和一路垃圾,这不该是真正的崇明‘生态游’。比如观鸟,导游高举小红旗、举着喇叭呼喊,怎么不会惊吓到栖息在东滩湿地的鸟?国外的观鸟活动,都要求观鸟者身着迷彩服,搭起隐藏身形的帐篷,远离鸟群,用高倍望远镜安静观察。 ”他说,崇明生态旅游目前不尽如人意,虽然有当地还未准备好的因素,但每个上岛的人要问问自己有没有准备好。


为此,他提出“生态旅游也需要认证”的观点。据悉,国际上对生态旅游有专门的认证,要求提供服务的酒店、景点达到一定的环保标准,例如规定生态游中的能源、水、废弃物等,以限制污染物的排放量。在率先发起认证的欧洲,已给那些提供良好生态服务的酒店和景点,颁发了40多个生态标签。今后,崇明也应该实施一定的生态认证,以确保生态环境得到有效保护。


如何令生态保护成为崇明的一种区域文化,在专家看来也是更需花心思打造的崇明“名片”。庄志民在国外看到的生态保护者的行为举动,令他非常感动。一位美国学者在考察国家火山公园时,轻轻抓起地上的一只蚂蚁作介绍,然后又把手掌摊平,轻轻地放到地上,看着那只蚂蚁顺着他的手指缝爬到地上,再爬入草丛,那位美国教授才转身离开。又比如,国外环保主义者观察鸟类活动时,是在距离很远的地方用长焦镜头来拍摄,生怕影响了鸟类的生活。


“高级文明中的个体,不仅爱护自己的同类,也尊重、爱护动植物。未来的崇明人、崇明游客,如果能做一名生态游客,那才是崇明旅游开发的成功。 ”庄志民说。


规划访谈


旧三年摸索:崇明旅游悄然生变


大桥贯通三年,崇明岛旅游火了三年。但在 “火”的背后, “只来这一次,下次再也不来了”肯定不是崇明人想从游客那里得到的评价。为此,政府官员、专家学者正在积极探索崇明旅游的未来定位。


崇明旅游局副局长龚伟告诉记者,崇明1000多年的封闭,让其经济发展模式相对脆弱,导致崇明在大桥通车后,没预想到也预想不到会出现如此 “井喷”的场面,一下子有点 “不知所措”。大量客流涌入所造成的如厕难、停车难、行车难和就餐难等情况,使游览体验质量大打折扣,也引发了人们对崇明岛生态是否会被破坏的担忧。


于是,旅游局立即开展 “扩容增量,提升质量”的行动计划,针对交通、餐饮、住宿问题建造了一批旅游设施,半年内接待能力大大提升。如今,即使是在黄金周加世博双重效应的助推下, 2010年10月2日8.24万的接待人数创下历史新高,崇明方面也能平稳应对 “大考”。现在,黄金周一天接待6、 7万人次的游客,已是司空见惯。今年,考虑到黄金周期间前往西沙湿地堵车严重,旅游局计划与市发改委、旅游局、旅投公司协调,总投资2亿元,对明珠湖旅游综合体进行基础设施配套工程一期建设,南横引河桥梁改扩建,建成后2辆50座以上大巴可同时通行。


龚伟介绍说,从这两年看,来崇明岛旅游的人群结构正在悄然变化:由旅行社组织的自带干粮、当日来回的 “50元银发团”比例大大降低;自驾车到崇明,品尝农家菜、入住度假村的 “白领休闲游”占到八成以上;更有不少公司安排员工到崇明开展户外运动和拓展培训,或者在当地租车骑游,参加自行车环游赛。


新闻中心

联系我们

公 司:鹏腾拓展

联系人:陆经理

电话:13418767473

手机:13418767473

E-mail:577718511@qq.com

地 址:深圳市大鹏新区南澳拓展基地

客服手机号
13418767473
客服微信号
13418767473
扫描二维码加微信关闭
二维码